天策行
專注價值戰略19年
賦能企業戰略升級
四問:互聯網農業如何實現農業破局

  • 發布時間:2016-09-05    admin
  • 何為互聯網農業?
    馬云的定制農業是互聯網農業,褚時健的勵志橙也被稱作互聯網農業,三只松鼠堅果在互聯網上的熱賣、王健林延慶的菜園、京東總裁的大米……當傳統農業的發展與高速發展的互聯網發生碰撞后,都被人們冠上一個響當當的名號:互聯網農業。
    互聯網農業,當前很熱,報道出的模式也較復雜,甚至概念高深。無論是互聯網技術深刻運用的智能農業模式,還是互聯網營銷綜合運用的電商模式,亦或是互聯網與農業深度融合的產業鏈模式,這些都是農業發展在互聯網上的探索,我們暫且先把這三種模式都稱為互聯網農業。在各大佬們紛紛投身到互聯網農業之際,很可能預示著農業發展的某種趨勢或者農業經濟藍海領域已經被發現。
    好,那么問題來了:互聯網農業能否拯救尚在困局中的中國農業?

    一問:是不是能解決“周期長、風險高”的問題?

    周期長,風險高,無保障性,是農業投資長期以來不得不面對的難題。恰恰是因為這些難題,使得無數企業深陷于農業泥潭中。
    從農業投資上來說,投資農業產業需要前期的大量投資,從投入到盈利的時間段很長。且投資通常以農業生長過程為基礎,生長周期決定投資回報周期。農業生產滯后性強,產品需求彈性小,但市場波動劇烈。農業不比工業等其他行業,投入原料之后很快可以變成產品,因此農業企業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幾乎負盈利。互聯網如何解決這一難題?
    其次,風險,也是農業投資不得不面對的問題。農業基礎設施建設的不完善導致了在農業生產過程中一旦遇到自然災害企業就會嚴重影響投資效果。極端天氣難以預測且無法避免,發生就導致農產品大規模減產或絕收.比如今年,河南及東北地區出現大旱天氣,嚴重影響當地農業生產。互聯網和產業風險之間并沒有因為互聯網此消彼長,互降低了農業的風險。
    今年春天,馬云在安徽嘗試了互聯網私人定制農場項目,雇用農民按照網上買家的要求進行農作物種植并負責郵寄,一時間火遍互聯網,土地定制供不應求。可是仔細想想,這里面又有多少問題沒有被發現呢?
    從根本上講,農業私人定制的出現掩蓋不了長期的農業發展問題。單從風險上來說,一旦出現了問題,誰才是風險的承擔者?對于消費者來說,這種新式的農業體驗的確極具吸引力,但付出了金錢,卻沒有帶來相應的回報,那么下次誰還會愿意為隨時將可能會發生的風險買單呢?而農戶更不愿意替這種風險去承擔責任,如今的私人定制的模式,種什么已不再是農民說的算,“農場主”們擁有土地的支配權力,一旦發生天災等危害,損失定是極大的。習慣從事于“丟卒保車”保守種植習慣的農民,為什么會替企業來承擔這種風險?

    二問:是不是能解決產業鏈整合的問題

    為了達到提高收益的目的,農企通常除了改善技術和產品品質外,還需要覆蓋一定產業鏈環節,增加各環節增值收益,從而增加整體收益。可是,正因為農業行業有著特有的復雜性和綜合性,這使得不少投資農業的企業都吃了苦頭。
    產業鏈整合,要求企業對各產業鏈各個環節都要有一定掌控,才能做到優化產業鏈結構,控制產品質量,降低生產成本。如果沒有足夠的知識和資金支持,把握整個產業鏈的難度是巨大的。可是,有了專業的人才和足夠的資金就能盤活產業鏈了嗎?倒也未必。
    就說丁磊養豬的事情。對于網易這個市值超過400億的公司來說,養豬的資金可謂是有足夠的保障,毛山、周炯和一大批專業的技術人員輔佐丁磊進行農業的嘗試。有了人員和現金的支持,從09年至今,5年時間,網易的豬還是沒有在市面上見到。
    實現產業規模化和全產業鏈整合,是農業企業在投資初期最想完成的目標,可是能達到這樣目的的企業又有幾家?難道互聯網農業企業就能突破重圍嗎?
    我們一直在強調農業的復雜性,而網易養豬來說工作非常同樣十分繁復,選址、建廠、選種、育種、養殖、防疫、出欄、上市,每道工序都很難完成。就拿選址這一件事來說,土地,是農業投資最基本的要素,要把幾百小塊土地整合成一片土地,本身就是件不容易的事情,進展慢,遇到辛苦和麻煩無法避免。這一件事情,網易就用了近兩年的時間去完成。
    投資農業,像網易這類完全從零開始探索互聯網農業的公司,對行業的復雜程度掌控程度尚且不足,在整合農業產業鏈方面,有談何容易。

    三問:是不是能解決食品安全的問題

    近年來,隨著“塑化劑”、“黑心油”等事件不斷曝光,食品安全使我們每個人都必須重視的問題。因此,農業領域面臨食品安全的挑戰,農業投資本身也必須面對食品安全的挑戰。
    以豬肉產業為例,豬肉安全涉及的問題非常多,屢禁不止的瘦肉精、激素飼料催肥現象、高密度養殖帶來的重大疫病問題,還有養殖過程的外部環境污染問題等等,這一系列的問題都被媒體曝光出來。隨著消費者對食品安全地關注以及消費者維權意識的增強,農業投資不得不重視食品安全問題。但是,農業投資要想真正生產安全產品,投入的力度是相當大的甚至將顛覆以往生產方式。改變以往生產方式,意味著在生產和經營方式的全面改進,改變是綜合的,背后的成本是高昂的。
    互聯網,就意味著公開、透明,那么互聯網農業也就代表著農產品信息更加公開化。好比你買一盒雞蛋,掃一掃二維碼就能知道這是哪個廠房、哪只雞什么時候下的,經過多少流程,來到你面前。用類似二維碼這種互聯網時代的產品替消費者監管食品安全,確實是一個不錯的嘗試,但是,誰能保證這其中不出問題呢?當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還不是鉆了蛋白質檢測方式不全面的空子,才釀成了一場悲劇。
    若想從根本上解決食品安全問題,就要在其根本上得到管控。傳統的農業在食品安全上沒有守住道德底線,那么在金錢的引誘下,互聯網農業企業就能保證不出問題嗎?

    四問:是不是能徹底改變農產品的價值

    投入產出不成比例,是如今的農民或者農業企業碗中的一塊雞肋:棄,辛辛苦苦這么多年的投入,放棄實為可惜;留,每年的人力投入、資金投入這么大,到頭來自身產品議價能力不足,是自己一年的勞動成果付諸東流。農產品價值,何時才能提高?
    當下秋高氣爽時節,云南的“理想橙”、“勵志橙”又成熟了,今年的“勵志橙”市場報價15元/斤,遠遠高于普通橙子大概3元/斤的價格。價格由3元到15元,身價翻了幾翻,難道就說明了農產品從此告別低價的標簽?
    “勵志橙”賣的是一種情感在里面,里面包含了創始人褚時健老先生的精神,賣再高的價錢,也有人為之瘋狂。近幾年,隨著《舌尖上的中國》的熱播,電商與農產品的結合也越來越密切,在節目中曝光的產品,價格也是飆漲,并且銷路十分暢通。
    可是,有多少人的產品里會承載了褚先生的情懷呢?有多少人會被產品里的故事吸引呢?又有多少人會為了這種高出產品幾倍之多的附加值付賬呢?
    馬斯洛把人的需求分為了五個層次:生存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需求。對于很多人來說,農產品,僅僅是用來解決其生存需求,吃得飽的重要性高于真情感,顯然他們不會為農產品的附加值去買單。
    不管是褚橙、柳桃、還是馬云的定制農業,產品的高溢價絕對不是依靠產品本身,情感、體驗才是其背后的價值。但是橙子,畢竟不是金子,前者是人們賴以生存的基礎品,后者則是飾品或者說炫耀品。真正的靠這些企業的產品就能將農產品的價值拉升到一個較高的地位,挽救農業投入產出比的困境,在如今中國的農業情況下來說,前路漫漫。

    隨著近些年來中央一號文件不斷地提到農業發展問題,鼓勵和引導城市工商資本到農村發展適合企業化經營的發展模式,對三農的改革儼然成為國家最為關注的問題。當前時刻,不管是傳統農業的升級改革還是新興互聯網農業的火爆,對農業的改革發展來說都有著巨大的提升的潛力。但是,就像互聯網剛剛來到中國一樣,若想通過互聯網農業改變中國大形勢下的農業發展,任重而道遠,以“民”為本,方能不亂初心。
    提交您的需求

    想營銷出效果歡迎填寫填寫需求或發送合作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
    *

    立即提交
    全天一分赛车计划 吉林快3 河南麻将朋友局代理商 青海快3推荐号码 即时赔率加强 3d组六胆拖复式投注表价格 怎样玩时时彩才能稳赚不赔 手机麻将平台 百家欧赔足球指数 稳赚时时彩计划软件 天津时时彩规则 重庆快乐十分前任直选 山西快乐10分技巧